真钱棋牌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创业指南

青年创业处处是家(图)

发表时间:2019-11-08

新华社发

  发展是第一要务,人才是第一生产力。如今,一二三线城市纷纷通过建立健全人才政策,加大招才引智力度,为高质量发展集聚第一资源。从武汉2017年初提出“百万人才留汉计划”,到成都发布“人才新政12条”,从郑州向全球发出史上最强“招贤令”,到西安推出史上最宽松户籍政策并实施“海底捞式”落户服务,抢人大战愈演愈烈。

吴宽和他的作品

  重返上海再创业

  ■ 吴宽 上海 马努艺术空间 发明艺术家

  我今年43岁,从事发明艺术。1998年,我从江苏高邮老家来到上海创业。早期做建筑工程动画,可谓一帆风顺,手下最多时有60多名设计师,出版过两本建筑画册,还是上海一家民办高校影视动漫专业课程的创始人,曾被评为上海市科技创业领军人物。2005年,“野心”膨胀,开始到外地投资,结果输得很惨,不仅将在上海的几套房子打了水漂,还背负了几百万元的债务。

  2013年,我重回上海,真有一种回家“疗伤”之感。人一定要在一个适宜的土壤扎根成长,在自己最热爱、最擅长的领域发展。从装置艺术、工业设计、建筑设计,到软件、电子、机械,我如鱼得水地玩起了跨界。每跨一个领域,我都会承接一些与此相匹配的艺术工程项目,进行新型产品的设计研发与创新。情怀需要成本,创新需要冒险精神。我觉得,只有上海这个海纳百川、中西文化交汇之地,自己的跨界理念才更容易被业界接受,并在全国范围产生影响力。这也是我选择上海的主要原因。

  近3年来,我受邀在多个学术机构做讲座,相关作品获得上海设计双年展创新设计奖,并受邀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,还创办了“马努艺术”,并开始组建马努创意研究中心。

  马努,即英文两个单词相加(Manufacture+Art,意为“制造艺术”),马努艺术,其实更像一个智能科技公司。这里有电子工程师、机械工程师、嵌入式系统工程师,还有工业结构设计师、建筑结构设计师、程序员、艺术家。我主张用最先进的智能科技与产品工艺,进行工业艺术创作,并提供个性化设计的量产解决方案,从而在商业模式上实现成功。

  在我看来,当下的艺术已不是我们过去理解的艺术。随着时代变迁,艺术家不仅仅满足于做一个技术革命的跟随者,他们希望引领生产力的时尚潮流。一些艺术家通过建立自己的艺术品牌,开发新型科技,用量产化工艺进行艺术创作,将艺术转化为产品,走向市场。艺术就是生产力,这是我的感悟。在这个消费与产业升级的大时代背景下,艺术将与同时代的科技一同发展,将以往产业革命即技术革命的单纯传统,转化成一场跨界的,由艺术、设计、科技、时尚、观念等组成的综合革命,进而影响乃至引领整个时代的潮流。

  定居上海,恰恰能够满足我的一切创意和创造。所以我一点儿都不后悔当初的选择。(微宇整理)

刘动在工作中

 

  “新北京人”乐安居

  ■ 刘动 国网北京通州供电公司员工

  我现在是国网北京通州供电公司配网工程班的普通一员。2015年,即将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的我同样面临着外地学生“留下,还是回家?”的抉择。综合实际情况考虑,留在北京是我的首选。我高考从重庆考到清华,在北京学习、生活了7年,更在清华园里认识了来自东北的女友。和她一起继续留在这座历史悠久又充满无限可能的城市,就是我们想要的将来。同时,能在北京这样一个发展速度快、生活条件便利的国际化超一线城市生活,也是父母对我们的期望。对我个人来说,留在北京的意义远不止这些,我始终坚信,北京,将是我梦开始的地方。

  清华的就业指导让我印象很深的有两条,就是“脚踏实地”和“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有大舞台,能做大事业”。我学的专业是电机系,当时国家也在推动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,我觉得国家电网是实现就业指导中那两条宗旨的好平台,有更大的舞台、更广阔的视野,同时也更接地气。既然自己心中有了就业的方向,北京电力就更成了首选中的首选。特别是北京电力当时在校招时介绍的青年人才10年培养成长规划与我个人的想法很契合,企业文化、职工关爱等方面也很符合我的预期。

  今年是我参加工作的第四年。这几年,我有幸参与了北京城市副中心高端智能配电网建设,从这收获了宝贵的经验,收获了国网公司劳动模范的荣誉,更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。我的努力正在让这座城市发生些许美好的改变。如今,女朋友早已成为我的妻子,我们也在北京安了家,成了“新北京人”。

  其实我也曾仔细思考过留在北京生活成本高的问题,但现在很庆幸当时自己留下来了,因为北京能提供平台和机遇的价值,远远超出了我当初毕业时的认知,也远远超过了一个年轻人为了生计而要付出的成本。就以我所在的北京城市副中心为例,短短几年间,这里无论是城市面貌还是生活品质,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未来还将更加精彩,这无疑深深地吸引着我在这片热土上奋斗和拼搏。(本报记者 贺勇文/图)

刘顺涛和同事们

 

  成就梦想在蓉城

  ■ 刘顺涛 四川成都 某公司高级工艺师

  10年前,我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,赴美国攻读机械与航空航天博士学位。2012年,还在攻读博士学位的我看到了祖国航空业的蓬勃发展、求贤若渴,毅然决然辞美归国,投身到航空报国的事业中。来到位于成都青羊区的公司后,我加入研制团队,迅速熟悉业务,很快便成为骨干力量。不久,我肩负起主持数字化装配能力建设实施的重任,直接挑战装配领域手工操作多、劳动强度大、质量不稳定的业界难题。

  说起当初回国的选择,我一方面是出于对航空事业的热爱,另一方面也是喜欢成都这座城市。如今,我越来越坚定当初决定的正确性。

  从2016年起,我深刻地感受到了军民融合的战略背景之下,政府对人才引进的力度在不断发力、不断增强,我自己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,我深知企业对人才的需求非常迫切。要保障企业用人,尤其是高端人才、紧缺人才的引进,最终让人才留在青羊、落户青羊,“引进来”仅仅是第一步。随着保障需求的提升,还需要靠当地政府的政策红利以及提供资源要素共享、完善的配套等便利,让人才在衣、食、住、行和教育、医疗等领域,有统筹衔接的公共服务和后勤保障。这样才能让人才安心在青羊安家落户。

  青羊区人才计划打开了一扇窗。来成都6年,我深刻感受到青羊是一方充满正能量的土地。我和我的工作伙伴们都具有极大的工作热情和乐观的生活态度。正是在这里,我实现了自己对航空事业的梦想。(本报记者 王明峰整理)

1 2 共2页

热门推荐

其他推荐